【大公報】音樂治療師彈出正能量

圖:鍾敬文(Kingman)花近十年成為註冊音樂治療師,他希望政府可增加相關支援,讓更多病人得到更好的治療

癌症末期的病人、風燭殘年患上腦退化症的長者、不願說話的自閉症兒童,都不擅於用言語表達自己。有口難言的時候,他們可以怎樣發泄、紓緩情緒?「80後」音樂治療師鍾敬文(Kingman)自喻為「心靈醫生」,致力借助音樂的力量,為患者重建與外界溝通的橋樑,靠音樂刺激患者腦袋釋放多巴胺,藉以傳情,讓他們得到慰藉,提升生活質量。滿腔熱情的Kingman近年積極在香港推廣音樂治療,卻慨嘆本地發展遠遜澳洲、歐洲,他希望港府增撥資源及早介入,令患者得到更好的療效。/大公報記者 湯淩琰(文) 黃洋港(圖)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
  一名年輕母親罹患末期癌症,藥石無靈,她無法掌控自家命運,時間又迅速流走,滿心牽掛只得一歲半的兒子。這位媽媽有太多話想講,卻不知從何開口,鬱悶在心,常常抱怨世界不公!「不如為兒子寫首歌吧,將你的情緒、對他的祝願,用旋律表達出來。」Kingman給她暖心建議。

  二人以鋼琴伴奏寫歌,但錄製歌曲時,卻選用結他。Kingman說:「她希望兒子堅強,而鋼琴音色飽滿,旋律流暢,顯得哀傷,她不想兒子傷心,最終改用旋律輕快的結他。她希望兒子知道,媽咪永遠會在天上看着他,祝福他。」Kingman續說,「這個過程中,無論是哭,還是笑,我明顯感覺到她釋懷了。」當言語無法表達時,音樂幫這位媽媽重新開始,儘管小朋友還未識字,透過音樂,也能感受媽媽的心意。

  為患者紓緩情緒壓力

  正如感冒,有時可以靠吃成藥治愈,太嚴重時就要向醫生求助,Kingman自喻為「心靈醫生」,利用音樂的治療功效,刺激人腦釋放多巴胺,紓緩病人面對各種困難而產生的負面情緒,為他們「減壓」。「最重要的是確定治療目標,在治療過程中找到病人與音樂的連接途徑,從而達到目的。」Kingman說。

  「腦退化症是無法醫治的,但音樂治療可以減慢或維持腦退化的程度不變。」Kingman指,對於早期病患,通過音樂之間的互動,幫助患者記住旋律,緩解情緒壓力;至於晚期病患,多通過即興音樂幫助他們發泄、抒發情緒。「我在澳洲療養院實習的時候,一個患上晚期腦退化的婆婆,九十多歲了,只能卧床,完全失去了語言能力,靠輸鹽水、營養液為生。」他續說,「婆婆眼神空洞,卻有許多情緒,太陽落山時她會大叫,有人和她講話時還是不停大叫,護士也拿她沒有辦法。」

  為了與婆婆建立聯繫,Kingman努力尋找婆婆年輕時可能聽過的歌曲,當婆婆再次大叫時,就彈奏音樂旋律附和她,「後來我讓婆婆轉移注意力,跟着我的音樂,按照我的節奏作反應。」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,有次彈奏《You are my sunshine》,彈至最後一句時,婆婆張開嘴巴,嘗試以口形唱出歌詞,與Kingman「無聲」合唱。Kingman直言,「讓婆婆重新發聲不是治療目標,在婆婆生命的最後階段,幫助她用自己的方式講出來,不要積壓太多的情緒,提高生命質量才是目的。」

  嘆政府乏支援 市民缺認知

  自閉症兒童把自己封閉在自己的世界裏,不願與人交流。音樂治療可吸引自閉童的注意,通過音樂互動布置任務,開始時先跟隨他的節奏,慢慢孩子就有能力跟隨他人的節奏,成功走出自己的世界框框,漸漸提高社交能力。「大部分自閉症小朋友與其他人沒有眼神交流,經過一段時間治療後,他們不再逃避別人的眼睛,就說明進步了。」Kingman自豪地說,有個病人從最初不理會別人,到現在接受了他的擁抱,進步了好多。

  另外,音樂治療還可以配合物理治療,令病人的康復過程更順暢。對於柏金遜和中風患者,進行物理治療時配上音樂,節奏可幫助患者「行多幾步」;而對於接受化療的腫瘤病人,身體常會出現疼痛、嘔吐等反應,音樂可以寧神,減少他們的恐懼,令他們安心接受治療。

  在歐洲、澳洲等國家,醫院相繼設立音樂治療部門,「地位」等同物料治療部、言語治療部等;而音樂治療師甚至可以進入急診室,為病人注射「音樂鎮靜劑」。Kingman近年積極在香港推廣音樂治療,去年成立中風康復合唱團,幫助中風患者「以唱代說」,紓緩病情。但他感嘆港府這方面投入不足,醫院缺乏支援,市民普遍缺乏認知,「對於中風病人,愈早有音樂介入,病人的情緒愈穩定,言語、行動方面恢復得愈好。」

港冇得考音樂治療師牌照

圖:Kingman嘗試用音樂與小朋友建立聯繫

香港沒有音樂治療師考牌系統,現時本港所有註冊音樂治療師分別在澳洲、英國、美國等國家取得牌照,他們很多完成學業後,先在就學當地實習大約兩年。目前香港約有五、六十名註冊音樂治療師,香港音樂治療協會網站(https://www.musictherapyhk.org/registeredmusictherapisthk)可以找到他們的資料。每位音樂治療師大多具八級以上鋼琴資歷,並且都會有一件屬於自己的樂器,如結他、手風琴等,主要方便音樂治療師一邊演奏樂器,一邊與病患互動。

花十年圓夢 助人亦自救

圖:音樂有助患癌病人紓緩心中的鬱悶

註冊音樂治療師鍾敬文(Kingman)也曾年少輕狂,考試成績不佳。但音樂幫他衝破層層阻礙,以即興彈奏替代展現八級鋼琴實力的讀譜演奏方式,最終獲澳洲的學校錄取。求學時代,Kingman已常用音樂「自救」,發泄情緒,緩解自家壓力。身為音樂治療師,他坦言亦有自己的「界限」,必要時也會「求救」,借助他人之力平服自己的心情。

  Kingman的音樂歷程是這樣的,他因患哮喘,曾被媽媽「逼迫」吹口風琴練氣,自此與音樂結緣。後來有段時間他學習鋼琴,由於覺得「跟譜彈」好悶,一年之後 不了了之。直到中三時與朋友「夾band」,他才真正愛上音樂。他說,自己成績差,會考成績只有個位數,接着讀了一年IVE。後來,他聽說澳洲有音樂治療課程,便打算申請。「一般院校的收生要求是擁有八級鋼琴,但我沒考過級。」Kingman說,「大概因為我有夾band的經歷,即興創作表現不錯,所以被錄取了。」

  需要別人拉一把

  從接觸音樂治療到完成碩士課程,加上兩年實習,Kingman用了將近十年時間成為註冊音樂治療師。他坦誠地說,整個過程並不輕鬆,因為要面對文化、語言差異等各種問題,「我在澳洲一間養老院實習,需要熟悉澳洲不同時代的歌曲。就算是粵語歌,我都聽不全,更何況英語歌?」Kingman說,每當自己壓力大的時候,就會自己彈琴唱歌,「夾band」的經歷幫助他按照自己的喜好,創造不同類型的音樂,發泄情緒,緩解壓力。

  「音樂治療師也有自己的界限。」Kingman說,一個音樂治療師可以有很多個病人,但是每個病人只有一個醫生,本着對病患者負責的態度,每次進行治療之前,音樂治療師都會保證本身在最佳狀態,「除了專業的訓練,我們亦會按照個人需要,定期見導師,確保擁有良好的心理素質。」

  Kingman又說,音樂治療師要與病人建立聯繫,並與其「交心」進而產生情感,因此在經歷生老病死時,感觸更加深刻,「(治療時)的音樂總會出現在腦海裏,我們也需要別人拉自己一把,幫助將工作與生活分開,保證具專業性。」

宜對症聽歌

香港生活節奏快,壓力大,不少年輕人飽受失眠困擾,導致情緒病,甚至時有學童不堪壓力自殺,令人慨嘆!常聽說音樂有助入睡,尤其是聽純音樂,然而Kingman說「未必」,錯配甚至可能「適得其反」。

  「沒有音樂解決不了的問題」Kingman強調,但要根據不同的情況,找到適合自己的音樂。他說,音樂治療情緒病,包括互動性和聆聽性兩種方法,所謂互動性,就是通過即興音樂、歌曲創作發泄情緒;至於聆聽性,則是不需要思考,完全被動的。

  不少人在睡前會聽音樂,希望幫助快速入眠以及提高睡眠質量。Kingman笑言,沒有一首曲子是萬能的,純音樂未必適合所有人。Kingman「教路」說,都市生活節奏快,港人睡前總會「倒帶」或者考慮第二天的工作,總是愈想愈興奮,然後睡不着,「幫助睡眠,最重要的是可以『清腦』,不會產生想像。」他又說,純音樂未必適合所有人,「有人聽純音樂會產生遐想,不利於睡眠,有的人反而覺得搖滾不需要動腦子,『清腦』效果更佳!」至於如何用音樂配合呼吸,真正達到治療的效果,Kingman說,「這就需要專業的音樂治療師來幫忙啦!

原文:

音樂治療師彈出正能量http://www.takungpao.com.hk/hongkong/text/2018/0121/140993.html

花十年圓夢 助人亦自救http://www.takungpao.com.hk/hongkong/text/2018/0121/140995.html

港冇得考音樂治療師牌照http://www.takungpao.com.hk/hongkong/text/2018/0121/140994.html

宜對症聽歌http://www.takungpao.com.hk/hongkong/text/2018/0121/140996.html

0 replies

Leave a Reply

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?
Feel free to contribute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