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星期,我與一名患有中晚期認知障礙症的男士及其家人,完成最後一節家訪,只是僅僅三節會面,便看到他的轉變。

初次會面的時間,刻意編排與單位裝修工程同時進行。裝修單位的原意是為方便未來日常所需,但由於受助者因認知障礙症而部份時間會出現妄念,經常懷疑有人偷取他的財物,所以一直拒絕他人造訪,更曾經兩度把裝修師傅拒於門外,導致工程久久未能進行。因此,負責跟進個案的社工和家人希望,工程能在第一節音樂治療期間進行,由音樂治療師轉移受助者的注意力和情緒至正面狀態

年輕時的他每天下班後都會唱歌,也給我唱些他仍記憶猶新的歌曲

在初次接觸音樂治療時,社工發現原來受助者和他的妻子都喜歡音樂、具有良好的音樂感,而妻子的嗓音很動聽。這對老夫妻喜歡1950年代的音樂,能讀能寫的他們享受跟隨歌集唱歌,受助者亦跟我分享,年輕時的他每天下班後都會唱歌,也給我唱些他仍記憶猶新的歌曲。我能感受到他倆非常投入其中,音樂亦成功穩定受助者的情緒。

我們在三節會面裡以唱歌、玩音樂和做音樂律動保持鍛煉身體:利用小型敲擊樂器刺激認知功能;利用鋼片琴加強專注力、顏色及數字識別鍛煉;利用歌手照片進行許多語言及音樂互動;以及利用結他、樂器或聲音作即興奏樂。

儘管受助者記不起我的名字,但他能記起在治療期間正面、積極的感覺

受助者患有中晚期認知障礙症的同時,其實妻子亦有輕度認知障礙症的徵狀,因此這次短暫治療的其中一項目的,是讓這對老夫妻的女兒盡快了解,如何透過音樂促進及保持父母的正面情緒。女兒也有積極參與會面,在第二、三節治療前對我說,儘管受助者記不起我的名字,但他能記起在治療期間正面、積極的感覺。

她亦說很高興看到,父母在音樂的陪伴及帶領下發出笑聲、展露笑顏,讓她想起年輕時母親在家唱歌的情境;對於父親能遵循指令投入不同音樂活動,也感到很驚訝。會面完結前,亦留下夫妻二人各自的「飲歌」歌詞,希望社工在往後家訪時能大派用場,讓音樂更容易回到受助者們的生活中。

Angela 何岸濃

註冊音樂治療師(澳洲)
腦神經音樂治療師
瑞典Bunne Method 認證一級督導

0 replies

Leave a Reply

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?
Feel free to contribute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