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,我與一名已中風約2年、有言語表達困難的受助者初次會面。儘管我以服務中風患者為多,但以視像模式進行全部6節、每節半小時的會面,對我來說也是第一次。進行這系列會面的其中最大挑戰,是要準確及有效地幫助受助者,透過使用不同技巧,提高表達能力。

他有時會因無法表達自己而感到沮喪,是切實的有口難言

這名受助者表示自己在閱讀理解上有困難,同時評估結果顯示,即使他能在對答中表達流暢,但未能像一般人輕易道出確實名稱及舉例。例如我問他居住在香港哪地區,他知道答案卻怎也說不出,最後也只好找一封信件來把地址告訴我。在交談期間,他有時會因無法表達自己而感到沮喪,是切實的有口難言。

在首次練習聽到自己能「說出」部分單詞,受助者感到非常驚訝和興奮

即使受助者沒怎麼接受音樂訓練,在唱歌時仍能聽到他擁有很強的嗓音、具備音樂感;他亦對音樂治療表現熱切及好奇,問我為何音樂在治療中起作用。我因他對音樂治療有興趣感到高興,解釋後並與他進行旋律語調治療/ MIT(Melodic Intonation Therapy)及口腔肌肉練習,顯得非常積極參與。在首次練習聽到自己能「說出」部分單詞,受助者感到非常驚訝和興奮。

對於有言語表達困難的中風患者,旋律語調治療/ MIT(Melodic Intonation Therapy)是其中一種治療方法,透過唱出歌曲內的歌詞,幫助受助者表達針對性的單詞或短句,引發正面及直接影響。現時他只進行過評估及首次治療,我期待他其餘4次的參與,見證他的進步。

我亦看到音樂治療在科技配合下,其無限的潛在可能及發展空間

這是我第一次純粹以視像形式,與受助者進行治療,當中確實遇到不少挑戰,是個寶貴經驗!不過,我亦看到音樂治療在科技配合下,其無限的潛在可能及發展空間,希望在這系列會面完結後,再次與大家分享!

Angela 何岸濃

註冊音樂治療師(澳洲)
腦神經音樂治療師
瑞典Bunne Method 認證一級督導

0 replies

Leave a Reply

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?
Feel free to contribute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