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讓受助者獲最佳治療,音樂治療師不時會跟其他專職醫療人員合作,其中就是物理治療師。始終音樂治療師對正確的姿勢,不及物理治療師的專業知識,例如指導年長受助者正確使用四腳架站立、坐下及走路。物理治療師一般會利用口訣,讓受助者較容易及清楚掌握動作,但並非所有人可以牢記口訣,其中長者的記憶較弱,此時音樂便能發揮作用。

最近,我與一名已中風約2年、有言語表達困難的受助者初次會面。儘管我以服務中風患者為多,但以視像模式進行全部6節、每節半小時的會面,對我來說也是第一次。進行這系列會面的其中最大挑戰,是要準確及有效地幫助受助者,透過使用不同技巧,提高表達能力。

未有第四波疫情前,有不少音樂治療小組已回復面對面形式,唯疫情再次嚴峻,也無可奈何的要轉回以視像進行。

「我好冇用!我覺得人生無希望!」這是一名的老友記,在玩音樂後給我分享的感受。

老友記患有認知障礙,身體機能亦有退化跡象,因此透過上門探訪進行音樂治療,保持及避免病情惡化。

上星期,我與一名患有中晚期認知障礙症的男士及其家人,完成最後一節家訪,只是僅僅三節會面,便看到他的轉變。

初次會面的時間,刻意編排與單位裝修工程同時進行。

疫情期間,我們雖然減少與朋友聚會,以避免面對面接觸,但亦無阻癌症於體內病發或入侵,因此在這段時間,我們堅持以視像方式,為各方同路人提供適切援助,與他們共渡這場疫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