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有第四波疫情前,有不少音樂治療小組已回復面對面形式,唯疫情再次嚴峻,也無可奈何的要轉回以視像進行。